江映蓉告別天娛,八年約滿表示希望未來和老東家有更深入的合作

百佬彙國際官網_永遠悲壯的勇士

 百佬彙國際官網要你重獲原來的生活,認定了這一輩子的承諾。——《承諾》
這是著名歌手劉德華借已故藝人黃家駒所作之曲填詞,並領銜香港衆歌星演唱的赈災歌曲。每每聽到這首歌,我總不免心潮澎湃,頃刻之間我就成了汶川人。
512汶川地震過去一年多了,但它留下的太多太多的東西讓我們不能忘卻,也不會忘記:有舍己救人的英雄,有與死亡之神對峙幾十小時甚至百余小時的堅強勇者,更有全國人民源源不斷的救助物資和愛心。就如前面歌詞所提:讓災區人民盡快過上原來的生活。
我的博客和QQ空間上有一張照片,它也是全國人民非常熟悉的:一個男子將因地震而亡的妻子綁在身上,騎摩托車將亡妻送回家。這張由CNN記者拍攝的照片,借著媒體和網絡傳遍了神州大地。照片中的好男人———吳家芳的事迹廣爲傳頌,一時間有很多人將其奉爲偶像,甚至有許多女性“爭嫁好兒郎”。吳家芳也成了因地震而知名的人物,剛建成的地震博物館還將其摩托車永久收藏。
然而“狐狸尾巴終于露出來了”(某網友語)。在離512還沒一周年之際,就傳出了吳家芳再婚的消息,一時網絡嘩然。指責聲此起彼伏,衆網友憤怒交加,大有被吳家芳忽悠、玩弄之感。在很多人眼裏吳家芳不再是好男兒,而只是個虛僞的小人。然而,我卻要大聲說“不”,他依然是個好男兒。
據說地震災區災民的自殺率非常高。分析認爲,這是因爲很多災民還未從親人逝去和財産損失中恢複過來。因此,災區的重建和災民的心理治療成爲兩項重要的任務。就如《承諾》所唱那樣:重獲原來的生活。而讓災區人民重獲原來的生活不僅僅是政府的任務,更是全體炎黃子孫應盡的義務。
一年多了,我們仍在關心災區建設,仍在關心災區人民。我們無非是希望災區人民早日從悲痛中走過來,然而我們做到了嗎?前面指責吳家芳的網友,他們做到了嗎?
沒錯。吳家芳是英雄,但他也是地震的受害者,他也需要別人關心,也需要別人幫助,也需要重獲原來的生活,早日從陰影中走出來。他結婚是爲了得到家人的關愛,爲了盡量從喪妻的悲傷中解脫出來。我們又憑什麽因此指責他呢?每個因地震而遭受巨大傷害的人從痛苦中解脫出來最好的方法,就是重新得到家的溫暖。因此,吳家芳結婚,我們更應該祝福他,爲他高興,而不是指責。
吳家芳不是聖人,也不會像傳說中那樣與其亡妻化爲飛蝶或星星,他還要生活。溫總理告訴災區人民:要好好活著。前面所提的網友的指責,豈不是讓吳家芳承受比喪妻更大的心理壓力和創傷?
“我要你重獲原來的生活!”不僅僅是唱唱而已,更是每個炎黃子孫用心的承諾。 

人不曾真正休息。
從第一聲賣力而響亮的啼哭中,嬰兒們開始了人生這個永遠律動而忙碌的旅程。他們在打鬧,在玩耍,在歡笑,他們的骨骼在生長,腳步在奔跑,大腦裏的突觸蓬勃地建立起來,咿咿呀呀的話語從他們嘴巴裏蹦出,爸爸媽媽彎彎的笑影在他們的眼睛裏掠過……短短的幾年裏,這些新降臨于世的小生命,跌跌撞撞地打量著陌生的世界,依靠無窮的活力和不倦的好奇心宣告了誕生的美麗,做好了奔忙一生的准備。
沒有人會願意躺在軟榻上消耗青春和智慧,咀嚼著垃圾食品,孕育著脂肪,享受著大腦空無一物的快樂。然而隨著我們漸漸長大,我們會羨慕躺在搖籃裏的嬰兒,夢想回到沒有作業和考試的童年,坐在哔哔剝剝的柴堆旁烤番薯,那是因爲百佬彙國際官網們正在不斷地忙碌近乎相同的事物,向往短暫的休息和忙碌內容的變幻。可是幻想中的休息必定是短暫的,是一種精神的鼓勵,是爲了新的忙碌和新的奮鬥。正如睡眠是每一個人類的必需,但每當清晨的陽光喚醒新的一天,一夜的休息總要匆匆做結,沒有永久的夢境――永遠的安眠只能是死亡。
形形色色的人們在世界的每個角落以各種方式繁忙著,可以說是生活所迫,也可以說是生命使然。他們努力地工作就像蜜蜂努力地做巢,螞蟻團團地尋找食物,硅藻無止地旋轉一樣,是自然的呼吸,是只要生命進程延續就永不停息的脈搏。看似亭亭靜立的樹木在陽光下伸展著慵懶的葉子,她的葉綠體卻正在超負荷的運轉,色素被激發而快樂地躍動;即使是躺在沙灘上凝望大海度假的人們,他們體內的血液依舊在血管裏飛速流淌,無數的擠在一起的紅細胞不厭其煩地完成運載氧的使命。生命不懂得休息,因爲他知道,一旦停下來,就再也無法啓動,一旦放棄工作,就將回到出生前無知無覺的虛無時代。某種意義上來說,生命是在降生起就被編好指令的程序,她的任務就是不停地運行,直到不能再運行爲止:這是生命的宿命。
任何生物是無機寒冷的物質世界中的一個奇迹,也是一個悲劇。她是對抗熵增最勇敢、最徹底的戰士,她無畏地面對死亡的威脅,沿著衰老和無序的宇宙之流,逆流而上。她的結局注定了她不息的掙紮,她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證明她的存在意義,她必須讓一朵煙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留下轉瞬即逝卻璀璨奪目的痕迹。她是從外界不斷吸取能量而維持動力的機器,盡管抵擋不了必然的老化和磨損,以及最後的破敗,她依舊用那逐漸老去的軀體在創造奇迹。也許宇宙終將在一片熱寂中死去,死亡終將嘲笑生命所作出的所有努力,但在那一刻到來之前,生命未曾停止,時間長河中一切的生生不息的萬物,將始終是這個宇宙的驕傲。

2001